当前位置: 双峰县>学习园地>工作探讨

我国证人保护制度的缺陷与完善

我国证人保护制度的缺陷与完善

双峰长安网   作者: 申磊 2015-01-08 【 】【 打印

[摘要] 我国证人保护的力度不够,存在很多缺陷。刑诉法增加了一些证人保护的规定,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但仍然规定过于原则化,需要进一步细化具体的措施。目前我国的证人保护制度存在的主要缺陷有:保护对象和范围过窄,缺乏独立的保护机构,证人保护的规定过于笼统等问题。国外的一些做法较好,值得借鉴。我国应建立专门的保护机构,扩大保护范围和对象,规范证人保护启动程序,加大证人保护的惩罚力度,逐步完善证人保护制度。

[关键词] 证人保护;缺陷;外国;完善

    我国的宪法、刑事诉讼法虽然都规定了举报人、证人举报和作证的权利,最高人民检察院、中纪委、监察部等部门也有相关的文件涉及保护举报人、证人的权利,但是我国现有的证人保护制度多是宣示性的规定,缺乏可操作性,在实践中实施的效果也不甚理想。例如,因为事前没有及时保护证人的人身安全,使证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身体受到伤害甚至家人遭到打击报复;因为没有做好严格的保密措施,泄露了证人的基本信息,让其他人能够认出或者猜出证人身份,使证人受到歧视;因为没有保障证人的合法权益,使证人因作证而影响工作;因为证人未能享有客观作证的条件,使证人在作证时受到各方面的干扰等等。但最主要的问题是,我国没有一部成熟的证人保护法律,也没有专门的计划和经费。而国外的证人保护制度非常成熟,美国、新加坡、德国等国家都有成熟的证人保护法。除了这些国家法律和国际公约之外,很多国家还有专门的证人保护计划,同时还有很多国家,例如美国、澳大利亚,有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鉴于我国证人保护的缺陷,本文先对我国证人保护制度的现状进行分析,通过对国外的证人保护制度进行考察,从而对我国证人保护制度的完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一、我国证人保护的现状

   (一)我国证人保护的法律规定

    针对我国司法实践中存在的的证人不愿意出庭作证等问题,刑诉法对证人出庭作证和证人保护制度进行了补充。其中对证人保护制度的规定尤其引人注意。

    1.规定了证人保护的具体措施。刑事诉讼法第62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一)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二)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三)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被害人和其近亲属;(四)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五)其它必要的保护措施。证人、被害人认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可以向司法机关提出予以保护的申请。

    2.增加了对证人因出庭作证的损失的补偿规定。第63条规定: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及误工损失,应当给予补助。对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有工作单位的证人作证,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它福利待遇。

    (二)当前我国证人保护存在的缺陷

    刑诉法的规定让证人出庭时的人身安全问题和因出庭作证所需的费用和补助问题有了法律上的支持,但当前我国证人保护仍存在以下缺陷:

    1.保护对象和保护范围过窄,且法律规定存在冲突。一方面,证人保护主体仅限于证人及其近亲属,保护范围过窄。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人是指除当事人以外了解案件情况并向公安、司法机关作证的诉讼参与人。”保护对象只包括证人及其近亲属,却不包括与证人有其他关系的人员,比如恋人、情妇情夫等,而这些人往往与证人有着亲密联系,也最容易受到威胁甚至伤害。另一方面,证人保护的范围仅限于人身的伤害,而对于非人身的物质、财产和精神伤害却没有规定。法律的相互冲突表现在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保护对象是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而刑法中的惩罚只涉及对证人本人的侵害行为,忽略了证人近亲属的安全。只将证人近亲属作为一般的保护对象进行保护,伤害证人近亲属与其他人接受一样的惩罚,实为没有规定证人近亲属的保护。而证人本身受到伤害的,刑法也仅原则性的规定从重处罚,没有具体明确,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收到良好的效果。

    2.没有规定明确的证人保护机关。刑事诉诉法第62条规定,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对证人负有保护责任,但未对三机关的具体责任进行划定,不能排除三机关面对证人保护请求时出现“踢皮球”的可能,这不利于及时、有效地保护证人。同时,法院、检察院作为国家的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本身就需要公安机关的保护,没有专门的力量来保护证人的安全。

  (三)、深圳市宝安区证人保护制度的创新

    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首创证人保护制度专门小组对受严重威胁证人24小时贴身保护,并对证人进行经济补偿。宝安区检察院成立了专门的证人保护专题研究小组,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在借鉴国外保护证人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将证人保护程序的启动和终止、保护责任、保护内容、范围和措施逐一明晰和强化。宝安区检察院出台的《证人保护工作规定》,将保护分为三个阶段,即庭前保护、庭审中保护和庭审后保护。对于因作证而将受到或已经受到严重暴力威胁伤害的证人,检察机关可以实行24小时贴身保护。除了保护证人的生命安全以外,将其财产和名誉及其近亲属,一并列入保护范围。对出庭作证的证人,实行专门经济补偿制度。

    二、证人保护的国外经验

    在国外的刑事诉讼制度中,无论是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证人保护制度都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外的证人保护措施比较多,主要有:

    (一)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

    为了真正实现对证人,特别是对重大刑事案件重要证人的保护,一些国家建立了专门的证人保护机关。美国建立了“马歇尔”办公室专门负责证人的保护,避免了警、检、法三机关对证人保护请求的推脱。成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使证人在接受普遍保护之外享受国家提供的特殊保护,有利于证人安全的保护,有利于证人出庭作证,有利于解决证人出庭作证的后顾之忧。

    (二)具体多样的保护措施

    国外对于证人出庭保护采取了多种措施,大致有以下几种:在证人与被告人之间设置屏障作证;采用现代影像传输技术作证;录像回放的方式作证;对证人的证言进行变音处理;对身份信息进行保密,运用证人编号或者化名作证。

    (三)有规范的保护程序和救济程序

    以美国为例,只要出现了需要对证人进行保护的情况,州或者联邦负责执行证人保护职责的机构就会向美国平民保护局递交证人保护申请,请求在证人遭受人身威胁时将证人转移到其他州,更改证人身份信息,构造新的掩饰身份。

    三、完善我国证人保护制度的构想

解决我国证人不愿意出庭作证的问题,要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笔者就如何完善我国刑事证人保护提出几点建议和看法。

    (一)设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关

    刑事诉讼法规定公、检、法三机关都是证人保护机关的规定容易导致无人负责的情形,且检、法两家没有做够专门的力量对证人予以保护。同时刑诉法规定的保护措施又过于原则性。我国可以借鉴英国、美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家及我国的香港、台湾地区的做法,重点设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关来具体落实保护措施。有学者认为应当由公安机关来承担证人保护工作,因为公安机关负有治安管理和侦破刑事案件的双重职责,且机构健全,人员较多,装备较好,管辖的地区较广,所以应由公安机关执行。笔者认为,公安机关提供的是普遍性安全保护,如果将证人保护制度完全交其负担,那很可能将证人保护等同于一般人,保护的效果令人担忧。我国应设立专门的证人保护机关,明确其责任,避免出现证人得不到保护的尴尬境地。

    (二)扩大证人保护范围及内容

    我国的证人保护范围只限于证人及其近亲属。从国外立法看,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证人保护的范围和对象都比较宽泛,证人保护的对象不仅包括证人,而且包括证人的近亲属和被害人及其近亲属以及其他有关人员。美国证人保护的对象包括受威胁的证人家属,每个证人平均大约要带上2.5位家庭成员,我国台湾地区的《证人保护法》规定的证人保护对象不仅包括证人,还包括与证人有亲密利害关系的人。从现实情况看,我国受到打击报复的范围不仅仅限于证人及其亲属。故笔者建议扩大证人保护的范围。证人保护的对象宜证人及其近亲属和与证人有其他密切关系的人员,具体可包括配偶、直系血亲、三代内旁系血亲和姻亲、与证人订有婚约或者在身份或生活上与证人有密切利害关系的其他人。

    (三)规范证人保护的启动程序

    证人保护的启动意味着证人保护制度的开始,明确启动条件及具体程序是非常必要的。根据刑诉法第62条规定,证人及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证人可向三机关请求保护。由即证人得到保护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人身安全面临危险,证人主动申请。笔者认为,申请保护的人员不必囿于证人,根据62条第2款的规定,申请证人保护的主体是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而现实生活中,因作证而受到打击、报复的不仅仅证人本人及近亲属,而往往是与证人有关系的人员,有必要扩大申请保护主体,只要有证据证明其人身、财产安全因证人出庭受到威胁,即可申请证人保护机关予以保护。证人及近亲属和有关人员需要申请证人保护的,应以书面方式提出,内容包括:证人姓名、住址、作证案由、作证事项、请求保护的理由、请求保护的方式等;在紧急情况下也可以先行口头提出申请,事后补正书面申请。证人本身并未意识到危险的到来,或是虽然意识到危险,但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自己申请时,办案机关在侦查或诉讼活动中发现或了解证人已存在的危险时,应由其帮助证人向证人保护机构提出证人保护申请。由于我国社会的特殊国情,往往只注重事后惩罚,缺乏预防性保护。从相关法律的规定看,我国对刑事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保障主要是立足于已实施的报复行为的事后惩罚,这就意味着只有证人实际受到打击报复或者因作证人已付出了代价后法律才介入。从实践来看,事前的预防性保护比事后的惩罚性保护更能提高证人作证的积极性。因此为了建立法治社会,有必要再这方面进行改进。实行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制度。这样才能提振证人作证的信心。

   (四)加大证人保护的惩罚力度

    刑法仅规定打击报复证人从重处罚,但对于怎么从重处罚,并未具体规定,无法威慑犯罪分子。笔者认为,从重处罚,不如规定法定刑升格,打击报复证人致人轻伤的可以按照致普通人重伤的标准进行处罚,致证人重伤的可以按照致普通人严重残疾、致普通人死亡的处罚标准进行惩处,对致证人明显轻微伤的可以按照致普通人轻伤的标准进行处罚,只有这样,才能让证人受到区别于普通人的保护,让犯罪分子对伤害证人有所敬畏,提振证人作证的信心。

    (五)完善证人作证补偿制度

    刑诉法对证人作证补偿的规定比较原则,还需要近一步进行细化赔偿标准。比如法律规定的是对于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及误工损失,应当给予补助。到底补助的数额是多少?补助的标准是什么?这些都需要明确。对于因为作证可能造成的名誉权等精神损失此次刑诉法修改没有列入补助的范围,以后修改应当纳入。

    我国刑事证人出庭难的根源在于刑事证人保护不力。过分强调证人出庭的义务,而没有突出证人出庭的权利和应当享有的法律保护。刑诉法虽然做出了许多完善,但我国刑事证人保护仍亟待完善。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