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双峰县>学习园地>工作探讨

成长与收获——破产法论坛会议之旅

成长与收获——破产法论坛会议之旅

双峰长安网   作者: 陈岁红 2014-11-26 【 】【 打印

    何其幸运,能够接到破产法论坛的邀请函,远赴京城参加第六届破产法论坛会议。初到北京,说实话,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人潮拥挤的地铁、阴沉沉如暴雨将至的雾霾天气以及戴着耳机行色匆匆面无表情的人群,让我觉得这个城市一点都不友善。然而两天会议下来,对这个城市的更进一步接触,才发现这是个兼收并蓄、英才集聚的城市,是个包容、开放、热情的城市,是一个充满激情、活力和希望的城市。

 

    11月1日上午九时许,破产法论坛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破产法学会会长王欣新的致辞中拉开帷幕,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资深法官、律师、会计师、职业经理人等汇集一堂,为解决破产法中相关的理论与实际问题、推动破产法制的进步,建言献策。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的开幕致辞主要针对近年来破产法在司法实际中面临的新情况,以及最高院采取的新举措作出了简要说明,指出了实践中存在的一些制度障碍、破产法的完善任重而道远,同时也表达了对各与会人员所寄予的厚望。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韩大元教授的发言,让在场所有法律人在欢欣鼓舞之时又倍感责任重大,韩教授说:“我们不光要研究中国的破产制度,还应该考虑如何完善司法制度改革,保障司法独立,只要我们坚持法治的理想、达成法治的共识、坚守法治的底线,我们定能带来法治的春天!”

 

    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作主题发言,主要针对我国当前破产案件受理数量下降的现状分析原因并提出完善意见。奚晓明认为破产案件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破产案件申请难、启动难,执行程序无法终结、破产程序难以启动,因而有必要构建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的有效衔接机制,畅通当事人的权益保障渠道;其次,在案件处理过程中缺乏相关配套政策的扶持,也导致破产案件的审理举步维艰,财产处置行为的税收优惠政策的缺失、职工安置、厂房处理的机制不连贯、破产费用专项基金缺乏、破产案件绩效考核机制不合理等。因此,在完善破产法律的实施过程中,不仅要完善司法制度、改革审判方式、优化管理人管理机制,同样也少不了金融、税收政策以及行政执法体制的保障与协调。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郭毅敏、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徐建新分别对本辖区内破产案件处理的探索模式作了介绍。郭院长对深圳市起草的《关于执行程序依职权转破产程序的相关规定》作了简要解读,其制度设计基于社会公平正义实现的理论基础,同时又有执行不能案件大量存在、破产案件启动难、受理少的现实需要,确定了执转破案件的受理范围、审查标准、衔接机制等方面的内容,同时提出由于没有明确的立法规定,制度设计缺乏法律保障,希望最高院能够尽快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保障其规定颁布施行。温州中院的徐建新院长向大家介绍了简化破产程序的温州模式,温州作为审结破产案件经验丰富的地区,探索了一条适合自己区域破产法案件高效审理的特色道路,其从公告送达期限、债权人会议召开、审限管理以及执破结合等方面简化破产案件的审理程序、缩短破产案件的审结周期,明确了简化程序的适用范围以及管辖法院,建立了破产援助专项基金、设置了风险处置领导小组以及专门的审判机构。徐院长还指出,由于没有立法保障,很多简化规定在施行过程中有法律障碍、管理人制度的不完善以及税收政策的缺失等问题依然是阻碍破产法实施、完善的重要阻力。

 

    此外,山东省法学会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会长刘平、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破产与重组专业委员会主任尹正友等都从自己所从事和研究的领域对破产法的认识及实施过程中的问题及解决对策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接下来是分论坛的研讨,设立的四个分论坛分别围绕“企业破产与执行程序和强制清算程序”、“破产程序的简易化与审判效率的提高”、“企业挽救程序的适用与完善”以及“企业破产中的个人责任及个人破产立法”进行研讨。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副院长石金平所主持的第二分论坛上,氛围异常激烈。简易程序应该如何设置?到底简化什么?是否与当事人逾期或者破产法立法目的相背离?关联企业的破产案件是否能够合并审理?关联企业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合并的原则是什么?清算如何进行?为了解决问题,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尖锐的提问、机智的回答,再加上主持人适度的“煽风点火”,更是让本就激烈的分会场讨论更加热烈。无形之中,大胆、激进的法官派和保守、谨慎的学者派形成了两大对立的阵营,无锡中院陆晓燕法官、广西高院的周家开法官、温州市叶建平副院长均是从司法效率的提高和社会效益的实现上要求创新破产体制机制,解决破产法案件实施过程中的实际需求;而北京大学法学院蒋大兴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胡利玲教授,则更多的是从法理以及法律适用上分析论证法官派措施的合法性以及可行性。双方各持己见,不断论证,互不让步,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唇枪舌战”,俨如辩论赛现场。

 

    短短两天的破产法论坛之旅匆匆结束,而这段短暂的旅程,带给我思想上的震撼和感触,却极其深远。同时也让我对为了完善“破法”、成天处理“破事”、四处开着“破会”却依旧精神亢奋的这群“破人”,产生了由衷的敬意。敬重他们对专业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和为了专业而忘我的、独立思考的精神。破产法学会会长王欣新教授,二三十年来,一直从事破产法领域的研究,法律的从无到有、研究者的从少到众直至全国性破产法论坛会议一届又一届的圆满召开,都离不开他的推动和坚守;从事破产案件处理几十年的资深法官们,不光是为了案件审理为了绩效而审结案件,他们不光解决个案问题,还善于发现并积极探索解决法律在适用过程中存在的缺陷,从对法律的崇拜与信仰过渡到对法律的质疑与完善,为了推动法治的建设不畏艰辛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连我身边坐着的从事破产案件的年轻律师,也是四处学习取经,不辞辛苦。从未想过还有这么多为了专业如此付出青春年华、如此执着的人们。

 

    在这个观点碰撞、灵感激发的大舞台上,在这个经验交流、智慧分享的大舞台上,我看到了法官、律师、学者们为推动法治进步的激情与努力,我看到了他们一张张热情、奋发的脸,感受到了他们对法治中国的殷切期望,碰触到了他们身体里推动法治建设的坚强力量。此前的我,对法律是充满敬意的,以为审判就是一个一个案件的审理,对法律的适用虔诚而谨慎;走出来才发现,审判是从一个一个案件的审理到一类一类案件审理的过渡,是对法律不完善的弥补,在适用法律的实践中,我们会回过头来审视我们曾经视若神明的法律,法律需要被信仰,但是不影响我们要求她几近完美的渴求,所以我们敬仰法律,信仰法律,但是依然为修改不适合现实需要的法律而坚持不懈的努力。此前的我,对法治中国的建设是被动的、观望的,不管改革的呼声有多激烈,不管《决定》的内容有多关乎改革,我都觉得与我们底层的小老百姓无关,距我们太遥远,一己之力也只是螳臂当车、微不足道;走出来才发现,对法治满怀信心的人那么多,对改革充满期待的人那么多,为改革为法治付出努力的人那么多,这群以法治建设为己任、满是激情、信心、充满责任感的法律人,真是让我由衷的敬佩。

 

    敬重这些为了法治而忘我、而奋不顾身的人们,虽然谁也不知道法治的这条道路有多漫长、有多坎坷,但是他们都愿意终其一生,忠于自己的专业、忠于自己的信仰。也让我知道,法治不是某一个人、某一群人、某一部分人的信仰和执着追求,她的建设离不开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与坚持,就像中国梦的实现一样,她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公平正义并且为每一个人公平正义的实现而不断努力,而我们,作为一个法律人,不是应该更加如此吗?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