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双峰县>学习园地>工作探讨

看似“越权”办案 实则为民解忧

看似“越权”办案 实则为民解忧

双峰长安网   作者: 罗正学 2014-11-13 【 】【 打印

                                                       看似“越权”办案    实则为民解忧
                                                —记双峰县法院在行政诉讼中成功化解多起民事争议

    运用之谋,存乎一心!虽然,我国《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除行政赔偿案件外,行政诉讼案件不适用调解。但是,只要办案人员真正做到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注重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即可润物无声地化解当事人的讼争于潜移默化之中。双峰县法院行政庭以民为本,审理行政案件时总是匠心独运,注重庭外行政协调,力避当事人为诉讼所困,多次有机地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和谐统一。该庭近期在审理四起工伤认定的行政诉讼案件时再次成功化解多起“民事争议”即是无可辩驳的例证。


    双峰县某煤矿不服该县某行政机关对该矿李某顺等四名矿工作出工伤认定的行政决定,于今年七月底向双峰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决定。行政庭受理此四案后即展开调查,随着案件事实的逐渐明朗,办案法官的心情却逾显凝重……


    不惑之年的矿工李某顺并无年富力强的丁壮劳动力所应有的阳光气质,他佝偻着背、面色腊黄、说话气喘吁吁、一副有气无力的病泱泱之态。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李某顺在炎热难耐的盛夏竟然生怕着凉似地紧裹冬衣。其胞弟李某利稍为强健,却满脸憔悴,似乎未老先衰。办案法官从李某顺兄弟等时断时续的幽咽诉说中总算弄清了案情的大致原委。


    家境贫寒的李某顺兄弟因生计所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双峰县某煤矿从事工资较丰的地下采煤工作,原本籍此改善家境,无奈事与愿违。兄弟俩由于长年累月接触煤矽尘,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乃至轻微体力活亦难以胜任。迷惘中的李某顺兄弟经人点拨,始知自己可寻求工伤待遇救济途径聊以解困。兄弟俩遂邀同与其境况相似的矿友朱某兴、邓某辉于2012年秋前往该县疾控中心诊断病情,诊断结果为疑似职业病,建议复查。众矿工惊恐之际即惶惶不安地前往娄底市疾控中心复查确诊。市疾控中心于2012年冬确诊:李某顺兄弟俱患煤工尘肺贰期职业病,朱某兴、邓某民患煤工尘肺壹期职业病。心恢意冷的众矿工遂要求双峰县某煤矿给予工伤待遇之补偿。矿方则以该煤矿数年以来的实际经营者几易其主,并非现任经营者一人之责所致。更为甚者,矿方自恃该矿业已债台高筑,资源枯竭,该矿濒临倒闭或被迫关停,矿方遂虚与委蛇地从容应对。情急之下,矿方竟然冠冕堂皇地奉劝众矿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并“诡异”地表示,矿方愿意奉陪到底。


    一场马拉松式的工伤待遇维权之诉拉开了序幕。维权路上天有不测风云,丧偶不久的矿工邓某辉于2013年2月因交通事故而驾鹤西去,猝然抛下耄耋双亲与尚未成年的子女相依为命。邓某辉之长女无奈以继承人身份含泪继续维权,期盼日后以圆满结果告慰其父在天之灵并缓解家庭经济之极度窘境。


    两年多来,双方围绕是否构成职业病、事实劳动关系以及应否认定工伤展开了拉锯式讼战。众矿工现已身心俱疲,面对往后尚有“雄关漫道真如铁”的若干道法律程序而深感茫然,似无余勇可贾去继续“跨越”。


    法定程序确实复杂,劳动者须具有关云长当年“过五关、斩六将”之智勇双全才有望遂愿。维权路上因矿方“奉陪到底”,从劳动者被确定患有职业病始,劳动者必须百战百胜地通过法律程序上的“五关”才能实现维权目的。第一关是确认事实劳动关系。现实中,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并不少见。鉴此,首先由劳动局仲裁是否构成事实劳动关系。对仲裁结论不服,双方均可通过民事诉讼途经而定论。成立后,方可进入第二关即工伤认定。首先应由劳动局对是否认定工伤作出行政决定,不服者可向县人民政府或上级劳动行政部门申请行政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又可启动行政诉讼程序作最终确定。如果工伤认定最终成立,则进入第三关即劳动能力鉴定。如果对县级劳动部门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不服,双方均有权申请省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终局鉴定。此后,进入第四关即工伤待遇认定。劳动者应当申请仲裁,仲裁决定包括对劳动者应获工伤补偿的具体数额以及确定补偿款是由工伤保险局还是矿方担责作出仲裁结论。若对此仲裁决定不服,双方均可启动民事诉讼程序维权。值得强调的是,实践中往往因矿方对矿工未进行规范有序的工伤保险投保而导致矿方被判定为担责主体,矿方能否顺利执行让人隐忧。最后,劳动者凭生效的执行依据进入法律程序上的第五关,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至此,历经旷日持久的前述法律“五关”后,也许时过境迁,能否执行到位,让人心存后顾之忧!


    定纷止争,责无旁贷!党的群众路线教育的最根本目的是为民办实事。法官作为正义化身与人民利益的守护神,司法实践中不能生搬硬套法律规定而例行公事地将案件简单地一判了之,应当力求避免李某顺等弱势群体陷入旷日持久且前途难卜的讼累之中。群众利益无小事!办案法官乐此不疲地对矿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释之以法,不断地“为民请命”。人心似铁,官法如炉!矿方最终敬畏法律而表示愿意适当担责。经庭前行政协调,双方终于化干戈为玉帛,自愿达成了经济补偿协议。李某顺等按协议约定当场领取了补偿款。额手相庆之际,李某顺等洋溢着久违的笑容对办案法官再三致谢后高兴地离去。矿方亦如释重负,随即向法院撤回了行政起诉,此四案在皆大欢喜中案结事了!


    依法办案是前提,执法为民是目的。只要执法者俯首甘为孺子牛而公正执法,则“越权”办案非但无过,而是善莫大焉!

分享至